ただ ただ 好きなんだ

I7/ygo

【壮环】边境(五)

  • 哨向设定有年龄改动 现时点壮26岁普通人 环17岁哨兵
  • 主cp为54,重复一遍是54
  • 充满个人兴趣的ooc
  • 新增→二哥28岁向导


断章问题写得比较短请见谅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跟着你就好了吗?”环问。

“算是,毕竟是队长嘛。”二阶堂大和叉腰站在白塔的门口,视线在环身上绕了一圈,别过脸毫不遮掩地嘀咕道:“都说了哥哥我不擅长带孩子啊。”

“哈?”环皱眉,“小瞧人吗?”

“才没有才没有,”这位经验丰富、意识绝佳的任务队长用像是带孙子出门买菜一样的语气说道:“好久没呼吸到新鲜空...

【壮环】边境(四)

哨向设定 有年龄改动 现时点壮26岁普通人 环17岁哨兵


主cp为54,重复一遍是54


充满个人兴趣的ooc


 

以上都没问题请往下看w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……那是、谁?”

是预想以内的情况,四叶环也没有乐观到只是因为时间有重合便抱有太大的希望。但是这样就缩小了很大的范围,壮五来这里就职从6年前开始,既然掌握所有学生资料的他并未见过,理的失踪便是在非常短的时间里发生的事。

环深吸一口气,继续说下去:

“是我的妹妹,6年前觉醒后被白塔带走,失踪了。”

壮五微微睁大眼睛:“不会这样的,白塔收养

由于个人原因删掉了沉寂于海现有的1-5章,非常抱歉,很感谢大家对这篇文的支持和喜爱,但到了结局我仍然觉得这并不是我最开始想表达的故事。我会尽量重新写一遍,篇幅和走向可能与之前完全不同,还请大家谅解

【壮环】边境(三)

  • 哨向设定有年龄改动 现时点壮26岁普通人(?) 环17岁哨兵
  • 主cp为54,重复一遍是54
  • 充满个人兴趣的ooc


以上都没问题请往下看w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突然怎么了?”

壮五问,语气像是在问环今天为什么逃课。担任教员后,不,在那之前向他表露私心的人一直不在少数,他早就有一套礼貌又不伤人的婉拒方法,尤其是面对未成年的孩子。但这些对环大概都不完全适用,这孩子一直有些不同,壮五也拿不准他这告白里到底有几分真意。

“喜欢小壮不是很正常吗,”环说,“一直在一起。”

“环君,”壮五放轻语气,“我可...

环从来不喜欢白塔,从那群人不由分说地进到孤儿院开始。哨兵说着是特殊的天赋其实也是缺陷,控制力和精神力减弱,无法调节自己的感觉非常糟糕。他第一次被带去医务室做精神疏导时,漂亮的医生姐姐触手一样黏糊糊的精神网一股脑地涌过来,他觉得不适又慌张,但连保护自己的本能都被压制,情绪强行被稳定下来,就像一刀切下所有不平整的发尾,多余的感受被垃圾一般扔掉。


他为此能逃就逃,定期梳理被他压到最最后甚至不出问题就不愿去做。白塔虽然监控严密但也不是毫无死角,他翘了无聊的地理形式课躲在某个不常用的安全出口楼梯死角,那时候身子还没有长开,蹲坐下再被围栏一挡竟然真的不容易被发觉。他听着外面呼呼啦啦的脚步声,有的是找...

【壮环】边境(二)

  • 哨向设定有年龄改动 现时点壮26岁普通人 环17岁哨兵
  • 主cp为54,重复一遍是54
  • 充满个人兴趣的ooc


以上都没问题请往下看w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小壮是不会靠近的类型。

环一直是这么想的。


每年都有很多孩子离开白塔,顺利毕业加入军队或者其他组织、回家、取得职位、改去别的地方学习。逢坂壮五作为白塔权限最高的人——尽管他表现的像个普通的教员,也从不参与管理层的工作——大多数孩子他都认识,有空闲时他会亲自把他们送到门口,微笑着说随时欢迎回来拜访,祝前路顺利,注视...

【壮环】边境(一)

Ø  哨向设定有年龄改动 现时点壮26岁普通人 环17岁哨兵

Ø  主cp为54,重复一遍是54,以后会出场一点点其他cp,到了章节再预警

Ø  充满个人兴趣的ooc


以上都没问题请往下看w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环说。

“我不要匹配。”


这家伙老实安分了这么些年,逢坂壮五确实没有想到第一招出在这里。问题不大,但很棘手。他们正对坐在露天阳台,桌面上他精心挑选的...

忘记了这边……

是给朋友们的元旦明信片w

篝火烧的滚烫,逢坂壮五穿着当地民族的长袍服饰,脖子上挂着叮铃咚咙的银质挂饰,戴着蝴蝶面具混进舞蹈着的人群里。他气质文雅舞姿端庄,留着长发的女孩们便乐得牵他的手。黎明一分一秒地靠近,与他共舞的女孩一只手抚摸他的面具,小声问你还会在这里留多久?


下一秒舞曲到达尾声,壮五温柔地松开女孩的手,等待她花瓣般的连衣裙随重力垂下,而后转身牵上另一只手——是个比他高些许的少年,留着略长的头发,浅蓝色的眼睛被篝火映出亮亮的光。他摘掉壮五的蝴蝶面具,自然娴熟地拨了拨他的额发,一切都甜美而亲密无间。随后日光从地平面渗出来,他们手拉手逆着光,壮五用英语对女孩说道:


“”我们这就离开。”


女孩自然察觉...

他靠近那座冰棺的时候,鼻腔里涌进大股花香和露水的气息。常夜是很难见到花的,娇嫩的花卉不在黑夜里生长,皇宫里装饰的大多是钻石雕花,美丽、冰冷而耀眼。此时此刻他脚下是数不清的白百合,肯定超过了他这辈子见过的花朵的总量,而那座冰棺就躺在花田中央,被藤蔓和花瓣簇拥,像是什么不可玷污的圣堂,里面沉睡着不容叨扰的神祇。


他还是一步步踩着花田走过去。圣殿并不好闯,他身上沾的全是自己和其他人的血迹。花开得太密集了,被他践踏后留下肮脏的血污,不久后就会完全枯萎。但这不算什么,比起他一路走来取过的人类性命来根本是聊胜于无的牺牲。圣殿里太亮了,透明穹顶丝毫不会遮挡光线,乳白色的光直洒下来,让冰棺和白百合都泛着...

© 梨安 | Powered by LOFTER